難 得 糊 塗

  • 我以「難得糊塗」四字為輝哥這位「萬能泰斗」的藝術人生下一個大膽的註腳。

    若非「糊塗」,誰會以「愚公」自況;若非「糊塗」,何以會枵腹從公,創辦實驗粵劇團;若非「糊塗」,豈會放棄粵劇發展基金的資助,獨力經營「朝暉粵劇團」;若非「糊塗」,何以會掏空自己的休息和攢錢的時間,為粵劇承傳鞠躬盡瘁,廢寢忘食。他的「糊塗」事,絕對是寫之不盡,說之不完。粵劇壇中捨他以外,相信已無人能出其右。

  • 十多年了,舞台上英明神武、揮灑自如的「萬能泰斗」,私底下真的是一條「絕種糊塗蟲」。也許,藝術道路上有大成者,生活上大都是一塌糊塗。他的腦袋中除了戲曲外,已容不下世間的瑣事。

    廉頗雖老,雄心猶在;老驥伏櫪,志在千里。年近古稀的「愚公」,完成了「血汗氍毹六十年」的演出後,未嘗稍加休息,已策劃在甲午馬年開展他的鴻圖偉業,為戲曲尋根圓夢,為自己編寫自傳。

不為留名千古,只為了卻平生素願,「愚公」之志,憑誰能懂!

網 站 推 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