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藝海揚帆慈 父 嚴 師

棄學學戲,弟子不為為子弟。
堂前燕散,庭院破落,
稚齡輟學,謀生從藝,
拜入高門,堅毅不移,
高峰勇闖,藝海揚帆。


嚴師高徒,
父慈子孝,
滴水簷前,
不離不棄。
一個失學兒童的奮鬥故事 !

由神童到大老倌,
由紅伶到院士。
昨日做不成弟子的輝哥,
今日執管能文,書香四溢。

img

父親大人 · 影響一生

輝哥說:「父親是影響他一生最重要的人。」

阮氏家族原是佛山的一個大族,輝哥的父親排行十七,是位文質彬彬的讀書人,滿腹經綸,學貫中西,畢業於名校,只是家道中落,才被迫到香港當上一位窮教師。 輝哥的文學根底源自父親幼時的教導。輝哥說:「我在香港讀過一年幼稚園,到了澳門後亦只讀過小學二年級,我的文化知識,都是父親親自教導的。」 童年的輝哥由於晚間要拍戲,影響翌日返學校上課,因而輟學,由父親在空閒時間親自教他學問。輝哥拍電影、演粵劇,對白都是中文,父親乾脆教他古文, 教讀四書五經不在話下,小小年紀的他,已可以完全明白電影或粵劇的台詞對白,足見慈父用心良苦。

父教導有方,令他知書識禮,而且培養出很強的求知慾,對不明白的事物,一定要弄懂方休。 當年,香港大會堂圖書館就是輝哥的書房,一有空就到那裡伏案閱讀。輝哥只讀過兩年書,以後的文化知識全靠自修得來。 阮老先生為人豁達,凡事不強求。輝哥記得當日到中聯電影公司投考童星,進入最後三名之時,滿懷自信,但父親對他說道: 「 你只是入了三名之內,未必一定取錄你,你要有輸的準備。」結果,真的落選了。輝哥至今仍深深記得父親當年的教誨,對名利得失淡然處之。

輝哥的父親擅於書法繪畫,輝哥與哥哥兆開都受到父親的薰陶,對中國文化藝術特別偏愛。年前,輝哥得知父親多年前送贈友人的四幅國畫在拍賣目錄內出現, 心念一轉,託朋友代為拍回,珍而重之,重新裝裱,現在高掛於住所之內,聊表一點思親之念。

授業恩師 · 麥炳榮

輝哥1960年拜入粵劇紅伶麥炳榮門下,成為入室弟子。麥炳榮視輝哥亦徒亦子,彼此的感情十分深厚。

當年麥炳榮納徒、輝哥拜師可說是八和盛事,晚上還宴開數十席,盛況空前。輝哥在班政家何少保的引薦下,得蒙麥炳榮允諾納為入室弟子。 拜師當日早上十時許,輝哥身穿西服,在母親的陪同下到達師傅家中,拜祭祖先,隨後麥炳榮夫婦安坐廳中,受輝哥叩頭敬茶。 儀式完畢,再轉往八和會館拜華光師傅,這是香港八和會館首次舉行拜師典禮。會館佈置一新,華光師傅神檯放滿祭品,觀禮的紅伶老倌有陳錦棠夫婦、黃金愛、鄭炳光、麥先聲、潘有聲、陳皮梅、徐時等,賀客盈庭。 下午二時,麥炳榮率領輝哥抵達八和會館,在華光師傅神像前上香三叩首。隨後拜師儀式正式開始,麥炳榮宣讀訓辭:

「今日蒙何少保介紹阮兆輝為本人門徒,窃思本人德薄能鮮,何敢謬為人師, 弟因其十分誠懇,且本人日前所受師傅親授之藝術,今日若不傳授於門徒,是無異令其絕響,其何以對先師傳授之苦心。 因是毅然接受不辭,而最要者,為遵行八德,八德者,即孝悌忠信禮義廉恥,永記勿忘,使我粵劇發揚光大,造福人群,是本人衷心之願望也。」

致訓完後,輝哥向場內各叔父前輩作拜見禮,拜師儀式正式閉幕。晚上假金漢酒樓筵開數十席,歡宴梨園前輩及眾親友,到賀之伶影歌星達百多人,盛況空前。 師傅一句:「要學好功夫等運行」,輝哥受用終身。輝哥說師傅曾言:「誰人做戲不望走紅? 但是,會否做到大紅大紫則無人可以預計,除了本身的料子有多少外, 還要看本身的運氣。」際遇到來,但本身的料子不夠,一時間縱然走運也沒用,沒有真材實料的人,事業也很快便會完結。

輝哥拜師學藝六年,在大龍鳳班中大部份時間都是擔當閒角。離開大龍鳳後,卻很少與師父一起演出,即使同台,也不是擔任台柱。直到一九八二年才第一次正式擔任師父副車,擔當小生。 輝哥當時的心情頗為激動和緊張,一連七日,在新光戲院與師傅同台演出,總算不負師傅多年教導,載譽而歸。輝哥常言師傅一生都沒有讚過他一句,每次演出完都例必責罵幾句。 愛之深,才有責之切,輝哥明白師傅是不想讚壞他,所以無論輝哥自己覺得當日演出如何滿意,亦難逃師傅的責罵。 所以當師傅只是薄責幾句之時,已是說他今日演出不錯了。在師傅責罵聲上成長的輝哥,回想當日師傅的教導,實令他終身受用。反之今日的新秀罵兩句便說不做或退出,實不可同日而語。

輝哥的接班原則亦是師承麥炳榮。麥炳榮曾言「演員是貨」,從來不會因為班主四圍格價後,再聘請他而提高戲金,因為買家是有權問價,有權選擇,這是人之常情。 今日的輝哥同樣抱著這種心態,不會介意自己是否首選,還是次選,人家覺得你合用,自會選用你,不會諸多計較。

今日以傳承為己任的輝哥,原來亦得自師傅的真傳。當年麥炳榮擔任香港八和會館第十一屆主席之時,曾提議把粵劇排場攝錄下來,讓後輩學習, 但卻遭受其他老倌的反對,認為此舉無疑是自絕後路,否決了他的造福後輩的建議。麥炳榮一怒之下,辭任八和主席。到了今日,輝哥當上八和副主席, 積極推行各種例戲及排場戲的學習班,言傳身教,並拍下錄像,務使粵劇的傳統藝術不會失傳,汪主席及各理事均十分讚同開班,有教無類。

教誨常在.德範永存.慎終追遠.百載緬懷

梵音裊裊,心香一瓣,松蔭園佛道社內正進行一場封壽打齋法事。

2015年1月3日是粵劇名伶麥炳榮先生百年冥壽之期,輝哥為執其弟子之禮,於元旦日為恩師進行封壽打齋法事。

麥炳榮先生雖已離世三十年,輝哥卻時刻記掛著師父的諄諄教誨。今日他以承傳為己任,亦是得恩師啟迪,步恩師前路而行。麥炳榮先生生前不遺餘力扶掖後進,輝哥同樣以恩師教導為鑑,獻盡全力提攜後輩,將屆古稀之齡,亦未敢稍忘恩師訓誨,恪守不移。

一場打齋法事雖云小事,亦不足以表達輝哥對恩師懷念之情,但細味箇中情景,令人感觸良多。輝哥行事作風低調,慎終追遠之事,只為對先輩表達懷緬思念之情,沒有大張旗鼓,廣告天下。 當日到臨上香聊表心意者,不乏當時得榮哥提攜或在大龍鳳劇團擔當小角色,今日已是灸手可熱的紅伶老倌、前輩友好,如陳好逑、任冰兒、尤聲普、梁寶珠、譚倩紅、尹飛燕、何偉凌、陳嘉鳴、高麗、李奇峰、余惠芬、李龍、高潤鴻、謝曉瑩、招石文、潘家碧、馮少權、鄧燕芬、方文正、鄧坤、何柏江等。 眾人因緣相聚,細說前塵往事,如在昨天,但屈指一算,大部份人都年逾半百,甚者已屆耄耋之年,往者已矣,來者未成氣候,粵劇前景總令人擔憂。

得輝哥培植多年的後輩如徐月明、苗丹青、陳銘英、郭俊聲、張潔霞、陳銘英、阮德鏘、詹浩峰及八和學員鄺紫煌亦有到來上香,但相比之下,梨園新一代對慎終追遠、尊師重道之事明顯較上一輩淡薄。是社會風氣使然,還是德育教化出了亂子,日後春秋二祭靠誰承擔?前賢不足法,只知破舊立新乎?思前想後,寧無感慨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