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灌錄唱片」

「有佢咁好聲,無佢咁好聽。」當日天聲唱片找輝哥灌錄唱片,他也十分愕然,還要與以靚聲見稱的李寶瑩小姐合唱,名氣與聲線都難以匹敵。輝哥不想害老闆蝕本,在戰戰兢兢中完成了錄音工作。誰知《桂枝寫狀》、《打金枝》、《三看御妹》、《白蛇傳》 等唱到街知巷聞,今日仍是菊部名曲。

《鐵馬銀婚》原是羅家英與李寶瑩的戲寶,但灌錄唱片的卻是輝哥與逑姐,箇中當然有因由,不過已是塵封之事。《白龍關》同樣是李龍與吳美英開山名劇,灌錄唱片卻是輝哥與心姐。輝哥偶然在電視上唱了 一小段《男燒衣》,造就了五輯南音唱片面世,銷情甚佳,實非他所料。

輝哥認為以他的聲線條件,根本不宜灌唱片,但多年來他先後灌錄了近三十隻唱片,至今大部份仍是菊部名曲,爭相模仿其唱腔者眾。為酬答天聲唱片老闆知遇之恩,輝哥與天聲唱片口頭上簽了一張終身的唱片合約,如非天聲唱片同意,不會為其他唱片公司灌錄唱片。

戲曲演員必須具備「聲、色、藝」三個條件,首要的便是「聲」,但我有的是一把天賦不足的嗓子,在七一年 「天聲唱片公司」, 透過蘇翁兄邀我灌錄唱片,當時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受寵若驚之餘便努力學習及鍛煉,心想絕不能令人失望,如果說我以先天的破嗓子磨勵到今天稍有成就,是個奇蹟的話,那麼,一直支持及維護我的「天聲」老闆娘文嫂便是一位奇蹟創造者。 從合作開始,不論發生任何事故,公司永遠都與我站在一起,其中有一些寫不出來的事件令我深深的感動, 所以我與「天聲」的合約是永遠的,除非 … …

輝哥曾經在1994年「眾星拱照阮兆輝粵曲演唱會」場刊內撰文

唱 片 一 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