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中國傳統戲曲的國際認同與自我求存:

中國戲曲節 2010 研討會論文集
粵劇的國際認同與自我求存
資深粵劇工作者: 阮兆輝

img
上各位朋友,我非常感謝大會今天這個題目,因為國際認同與自我求存正是我們要面對的問題。

相信大家都知道粵劇申遺成功,成為國際非物質文化遺產。個人認為這不是甚麼值得喜悅的事情。國際認同並非不代表我們真正的被中國人自己認同。

我覺得國際對我們粵劇是不認識的。為甚麼我們要別人認同,我們才覺得榮幸、開心呢?當然,我自己是粵劇界,難道在申遺的時候我說不想嗎?沒理由的。 那我是否贊成?我當然贊成。但認同了以後又怎樣呢?認同了以後我們需要做甚麼呢?到今天我們仍然不知道被人認同以後需要做些甚麼,也不知道有甚麼可以做。

我們常常問有關當局我們是否有責任去做一些事情,但沒有人答過。到今天為止,我還是不知道申遺以後我們的責任是甚麼。 在沒有申遺以前,其實我們很清楚自己的目標。 我們是要讓所有中國人、廣東人認同我們,而不是外國人。在香港現今的社會架構中,粵劇其實是有生存空間的。 香港的粵劇界從來都不是政府養的。所以,所謂的自我求存是從來都存在著。我們常希望我們的營商環境不會受到破壞,一旦被打破, 我們就難以生存。 不能生存,我們就得依賴政府的資助。這不等於我們不要政府的錢,而是不要政府支持我們吃飯,我們是必須有自力更生的條件。 現在粵劇還是有人去買票欣賞的。 因此,我很感謝今天大會這個題目,這正正是我想跟大家解釋的事情。我們常常覺得要別人承認的東西才是好東西, 其實是心虛的表現。這現象歸咎於中國長時間醞釀的自我否定。 我們常常妄自菲薄,對自己的東西沒信心。現在我們還見到戲曲界很多朋友覺得自己的不及西方的好。 例如中樂,動不動拿十二平均律出來說那個 ti-fa 音不對。 到底我們自己有否認識自己、看清自己的東西呢? 其實這是非常重要的。我相信中國人都知道,中國戲曲在全世界的戲台上是獨特的。究竟我們戲曲有甚麼東西能造成現在的象徵體系呢? 這都是源自元朝。就正因為元朝有很多戲曲是反映對當時政局的不滿,所以我們常做的都是街頭劇。另外,簡陋的一桌兩椅都是源自於元朝。 以前喜歡戲曲的人都是皇帝、大臣等。 他們那麼富貴,照理說是甚麼佈景都能做。但為甚麼我們舞台是那麼抽象、獨特、 簡樸呢?假如我們是認識這樣東西的話,那麼現在我們就不會在花錢弄佈景、燈光、道具、服裝,本末倒置。 還有一個危機,就是我們非得搞 一些花費很多的製作,然後稱之為大製作。這個現象不但在香港發生,在國內亦然。常有朋友打電話過來,說花了五百萬在一台戲上, 要我去看。 這反映著一個非常可笑的價值觀,也說明了我們戲曲界的危機。對於我們來說,粵劇藝術是無價的。可是,就連戲曲界的人自己 都心虛、害怕,於是就一直搬點子來希望別人認同自己的東西。 我相信不只是戲曲界,很多中國藝術都在面臨這個困局。因此,我非常希望 大家知道粵劇是我們自己的。我們不需要別人認同,必須自己先認同自己。我常在學校演講跟學生說,廣東戲是我們大家的。 十隻手指你不會 因為小指短而把它切掉。我們也不會因為自己的孩子頑皮而跟鄰居調換。所以,假如你認識這是你的東西,你就不需要別人認同。求存方面, 我並不擔心。 只要好戲就會有人看的,最重要是先做好自己。我很希望大家能為我們提供寶貴的意見,我們都會非常樂意接受的。謝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