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此身合是詩人未 ( 2010 )

2010 年香港理工大學駐校藝術家計劃
粵劇名伶阮兆輝先生

img
先父的畫中很少有題詩,所以其中一軸書有放翁絕詩一首,我的記憶便特別深刻。 轉眼又數十年,屈指算來,先嚴棄養二十餘載矣。然而,再讀此詩,更覺其中「此身合是詩人未」之句,頗堪細味。 以陸游當時的詩名及才氣,他此句是自謙?自嘲?還是調侃他人呢?

我輩從藝之人,誰不想做藝術家?但怎樣才算藝術家,誰有資格去評定呢?記得五零年代,在國內要被稱為表演藝術家 每種劇種只有幾位。 時至今日,演藝界產生了很多獎項名稱,如梅花獎、金雞獎、文華獎等等,不勝枚舉。 獎者名正言順當上表演藝術家,連上一些有本領沒獎項的,真是纍纍乎堵塞於蒼冥之間,有識者嘲曰「倒下一根電線桿,壓死藝術家一班」。

不過,身為藝人,不管他人怎樣稱呼,總應我行我素,而且我素來就遵循着祖師爺張五先師的格言「前傳後教」。其實任何一種藝術,傳承是最重的。 早在數十年前,王粵生老師在香港中文大學授課時,我常叨陪末席,從那時起, 我一直提倡學與術必須合作、共容,攜手才可將戲曲這門中國特有的藝術,發揚光大。

故今次欣然答應與香港理工大學合作,並挑選文學價值較高的《白兔會》來演出。此劇被列為四大南戲之一, 一直被認為是南宋期間的作品,但因未能考證作者是誰, 故大多數的人都覺得是當時藝術家的集體創作。此劇於一九五八年由唐滌生先生改編為粵劇,一直在劇壇享有盛譽。我希望各位看過此戲後,除了喜愛它之外,還希望能夠加深對戲曲的認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