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煉 印 ( 實驗粵劇團成立四十周年紀念演出 )

近半世紀的等待 
粵劇《煉印》首度公演 (2011年)
阮兆輝

img
四十年了,好像是轉眼間的事。真的四十年了,四十年前我們一班年青人,一腔熱血,要實驗自己的理想,於是集合了一群志同道合的人,組織了香港實驗粵劇團。那時既沒有財力,也沒有真正的叫座力,只得與當時的市政局合辦廉價粵劇。還記得當時沒有足夠的人力 ( 那時「德叔」 葉紹德先生也未加盟 ),於是編劇、佈景、設計音樂,甚至抄曲、油佈景、貼海報都是我們一腳踢。當年海報設計有吳杰輝 ( 可惜他已去了另一個世界 );音樂設計有戴信華、梁漢威;佈景設計有郭孟浩、潘基及後來的洗恩堅;而編劇則是我這個只讀了兩年小學的人負責。不管怎樣,我們仍是勇往直前。

十數年間,編寫了《 梁紅玉大戰黃天蕩 》、《 三打白骨精 》、《 楊門女將之探谷 》;另外整理了《 荊軻之易水送別 》、《 寶蓮燈 》。直至八零年得到德叔這位編劇界的天皇巨星加盟,我才不再執筆。但可惜現在我們作四十周年紀念演出的時候,德叔卻已去極樂世界,執筆的責任又回到我的肩上。

今次我寫的《 煉印 》其實是取自閩劇,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我已看過閩劇的舞台紀錄片,那時已覺得非常有趣,因此劇對人性及官場有極大的諷刺。雖然那時我還年青,但已有印象;後來更買到了當時出版的劇本。到我開始從事劇本工作後更三番四次想把這戲改成粵劇,但一直卻未付諸實行。因為此劇沒有旦角,就算加上去也只是佔極少戲份,很難有劇團會演出;而生角則要有各行當人員,但是佔戲不多卻必須很會演戲,所以遲遲未能面世。如今是一個最佳的機會,把我多年的心願了卻。還記得德叔常說他最喜歡曲王吳一嘯先生的通俗曲詞,希望這齣走通俗路線的戲能令他滿意;亦藉此劇向我這位亦師亦友的長輩作出萬二分的敬意。並在此感謝多位為實驗出過力、支持過的朋友,雖然有幾位朋友無法聯絡得到,但希望他們看見實驗這塊招牌後再回來與我們相聚。四十年了,真的四十年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