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「 春 暉 粵 曲 演 唱 會」 ( 1990 )

粵 曲 的 成 長 過 程

阮 兆 輝

img
粵曲是中國眾多地方「戲」及「曲」之中成長過程最獨特的一種。 任何一個地方戲曲,其中包括四大流派的: 梆子,柳子,崑山腔,戈陽腔,都是先有曲才演變成為劇。近數十年最明顯的例子就是上海越劇了, 這種先唱後演的成長形式幾乎成了定例,但粵曲卻恰巧相反,是先有劇才有演唱,而粵曲更是百份百從粵劇脫胎出來的,說起原因就不能不研究粵劇的來源了。

在清朝早期以前,廣東肯定是沒有自己的戲,當時在省內流行的大部份是來自江西的戲班,多被稱為外江班。

當全國盛行戈陽腔時,廣東也不例外,到了明朝中頁以後,崑山腔興起, 取代了弋陽腔執戲劇壇牛耳地位,廣東也隨著流行崑山腔,但不竟崑山腔曲高和寡,太典雅的曲詞,的確不適合普羅大眾,而且在地理環境上,廣東與江蘇的距離太遠,當然不能與比鄰的江西相題並論,所以弋陽腔一直都佔有著廣東這個市場,直至清朝雍正年間為止。

粵劇界所供奉的祖師,共有五位,其中「五顯靈官華光大帝」就是班中稱為華光師傅的火神,還有「田、竇二師」、「譚公爺」,以上四位全都是神,而且還附帶了不少神話,唯一是有血有肉的人便是「前傳後教張騫先師」。 張騫行五、故名張五、又稱攤手五,這位張師傅本是湖北漢劇藝人,戲曲學問淵博,可惜脾氣不好,在故鄉打死了有權勢的人,便隻身逃到了被目為天涯海角的廣東省,落腳在四大名鎮之一的「佛山鎮」中的大基尾, 初時以教少林拳為活,後來便教他的老本行「漢劇」,結果在桃李滿天下的情況底下,便成立了粵劇界第一家公會「瓊花會綰」、粵劇才奠下了基石。

粵曲既然產自粵劇,當然初期也不是以廣東話唱出的,我們的祖師是湖北人,唱的是漢劇、又怎會教我們唱廣東曲呢? 而且在清朝咸豐四年「一八五四」年粵劇伶人李文茂响應太平天國反清、粵劇便被清庭禁演, 據講經劉華東提點所謂掛羊頭賣狗肉,成立了「吉慶公所」以承接大小堂會及神功戲演出「京班」、想當然劇中的唱做更是惟恐不「京」了。在禁戲十五年之後,才由名演員新華及勾鼻章兩位向兩廣總督瑞麟請求, 粵劇才得解禁,於是新華便組織了另一公會「八和會館」。在此之前,粵曲可以肯定從未用廣東話唱出過,直到名演員金山炳提倡平喉,更間中以白話夾雜其間,而且由白駒榮先生將之發揚光大,於是粵劇才真正廣東化, 不過因為廣東話不上韻,又分九聲之多,更慘的是入聲字佔了三份一强,所以有時口白及叫頭仍然不能放棄中州韻。

廣東的歌壇始自八和會館成立以後,是可以肯定的,曲藝界最早期的八大名曲,全部都是劇曲,例如:六郎罪子,李忠賣箭,百里奚會妻等等,皆是常演的劇目,歌壇中淨唱不演的便被稱為歌伶,更有部份失明人士成為粵曲演唱者,至於孰先孰後雖無從考據,不過肯定是產生了另一股力量 一一「歌伶腔」。 歌伶腔有別於演劇者就是以「聲」、「腔」取勝。而粵劇伶人則以感情為主,但實際上也互相參考、互相切磋,此所謂天下文章一大抄也。 歌伶腔影嚮最廣的莫如小明星腔了,而張月兒、徐柳仙、洗劍麗等位亦有獨特的風格,但近年歌壇已不大盛行,於是便缺乏了栽培新一代歌伶的場地了。

粵劇界的紅伶在以前似乎不流行標榜個人腔調,這也許與時代有關,就算紅如新華及千里駒兩位,也未特別強調其腔口。不知如何却忽然間由白駒榮先生帶領進入「個人腔調」的時代,繼而薛覺先先生更成了一代宗師, 同期的馬師曾先生又獨樹一幟,跟著便有廖俠懷腔、新馬腔、何非凡腔、羅家寶的蝦腔、妹腔、芳腔、女腔,等等名腔出現,但有很多位別俱才華的名演員,雖已自成一家,但未被冠以某某腔而傳世,冷靜觀之,其實有很多名腔是由缺憾演變成為個人風格的。

伶腔與歌伶腔以外,業餘唱家也佔很大篇幅,例如,吹彈打唱作曲作詞無一不精的梁以忠先生不就產生了梁派嗎? 而李向榮先生亦被目為豉味腔的代表,此所謂江山代有才人出,各領風騷五百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