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無私鐵面包龍圖場刊( 2012 )

編 者 的 話
阮 兆 輝

img
今年的中國戲曲節,我編演了兩齣包公戲於同一晚演出,究竟所為何事?其實用意有三:

粵劇劇壇被鴛鴦蝴蝶派佔據了近百年,以致非才子佳人的戲碼受到忽視排斥,繼而令老生、丑角、花臉、老旦等行當變成了次要角色,漸漸地便再沒有人專工這些行當。 所以,承接著一九七零年我發起成立實驗粵劇團的精神,我完成了這兩齣以花臉及老旦為主的戲碼,盼可為劇壇帶來一點改變。

我們總是忘自菲薄,以翻譯世界名著為榮,然而元朝雜劇《包待制智勘灰闌記》 的故事卻吸引了殿堂級的西方戲劇大師布萊希特,將之改編後搬上歐洲舞台。 我今次將此劇搬回我們的舞台上,就是希望讓大家重新檢視我們擁有的珍貴材料。

數十年來香港劇壇中人大都不敢嘗試以花臉唱腔去演繹花臉角色,原因是擔心會影響自己的嗓子。這次我大膽嘗試,以近乎京劇銅錘花臉的發聲方法去演唱包公一角, 希望可以重新建立花臉行當於粵劇中的地位,並重塑粵劇花臉的唱腔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,這次包公戲的佈景,是經過梁煒康、鄺炳泉、何新榮等合力推敲,最後連我也加入了這個組合裏,因為我們要強調包拯的角色、公案的元素、 古樸的風味及戲曲的需要等,一次又一次的改進,一次又一次的修訂,經過反覆的商討,最後才決定以一個含蓄而頗有內涵的設計與觀眾見面,希望大家接受我們的心意。 期望這次的嘗試在各位的支持下得到認同,更願有識之士多提意見,是則幸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