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「阮兆輝血汗氍毹六十年.粤劇行當展演」場刊

六十年心路 (2013年)
阮 兆 輝

img

相信每一個從事藝術的人,總會在勇往直前之餘,忽然停步,喘息一下、回顧一下、檢討一下。記得先師麥炳榮先生曾說,藝人必須有自知之明,這當然是至理名言,但有多少人能做得到呢? 所謂「行其位,素其位」,是舞台上的演員必須奉行的。要做到有自知之明,就要不停地檢討,如是者我就是個常常檢討的人。

六十年了,從當童角時一定要聽大人話開始,到青年時有著滿懷抱負,看看自己,聲色藝三樣,首先缺了兩樣,可以說聲、色(當時體重不足一百磅)俱不達標,所以自己相信除了勤學苦練之外,並無他法。 隨著拼命自我增值,慢慢還好像察覺了些甚麼問題似的,於是就憑著一腔熱血組織了「香港實驗粵劇團」,姑不論成功與失敗,但在我個人而言, 真的吸收了不少知識,其間不斷探討戲曲的真義,不斷將戲曲與其他國家的舞台表演藝術作比較,越尋找、越比較、越鑽研, 就覺得戲曲越崇高、越超脫、越可愛,最終便決定了自己「生是粤劇之人,死為粤劇之鬼」的誓章。為粤劇為戲曲,除了「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」之外,還有就是抱著 「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躹躬盡悴死而後已」,雖然有時也感覺到日暮而途遠,不禁有些惶恐,但一想到抱負就像見到太陽一樣,有無限的光、無限的熱,令我覺得朝著的目標是光明正大的。 我很感謝先賢們,在千百年前能打造出一個這樣偉大的舞台給我們,所以我想告訴從事戲曲藝術的行家、喜愛戲曲藝術的知音人, 我們的舞台放諸全世界皆不弱於任何一個國家的舞台藝術,不要心虛膽怯,不要妄自菲薄。

說了一些未必每位讀者都明白,也未必人人都同意的心裡話,得說說今次演出的行當展。我除了盡心盡力而為之外,還要說一說《周瑜歸天》。 此劇大部分是先師麥炳榮先生親授,而且是百份百按傳統南派路子的演繹。記得先師在四十八歲便收起這齣戲不演了,而我不自量力地到六十八歲還演這齣戲,豈不是玩命嗎?唉! 但這齣戲是我從先輩傳承下來的戲,而且現在只有我演了,當然我不知還有沒有下一次,但想到「只此一家,並無分店」的情況下,我只有拼命而為了。能不能傳下去,不看我,看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