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「大明烈女傳」 ( 2014 )

編者的話
阮 兆 輝

img

我們粵劇界出了一位天皇級的編劇家唐滌生先生,他筆下的劇本相信最大影響力的,就是《帝女花》,而我現在推出的《大明烈女傳》就是帝女花的故事、的時代。 你以為我會將這故事寫得比唐先生好嗎?絕對不是。其實這故事不止粵劇有《帝女花》,其他如京劇的《明末遺恨》、崑劇的《撞鐘分宮》都是珠玉在前。

那我又為甚麼要寫這故事呢?其實是因為他們都忘記了,還有一位忠烈的宮女值得歌頌,她就是費貞娥。 如果單寫貞娥刺虎,當然也不能去掉明末遺恨,而且幾齣前人的名劇,都沒有點題明朝衰亡的成因,例如殘殺功臣、連年大旱、蝗蟲為患等事, 觀眾看到的是作者極高水平的故事演繹,而且每個作手也有自己的見地,如唐滌生先生就把國亡家破注入了愛情故事,這是極度成功的,因為那年代我們都還沉溺在鴛鴦蝴蝶派裡。 如果唐先生照明末遺恨的寫法,難道要任姐掛鬚演崇禎嗎?所以唐滌生先生偉大之處就在這裡。我現在不是挑戰《帝女花》,祇是提供一齣非鴛鴦蝴蝶派的帝女花,給另類口味的觀眾而矣。

最後一提,在《大明烈女傳》中,生旦有對唱的場合,就祇有尾場「刺虎」,而蘇翁先生曾為先師麥炳榮先生及鳳凰女女士撰寫過 《刺虎》一曲,十分精彩,更已經家傳戶曉,故此我徵得天聲唱片公司同意,用了該段曲詞,稍作修飾,作為全劇的結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