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童星.同戲 ② 懷念 ( 2016 )

香港電影資料館《通訊》
第76期(2016年5月號)
撰文 : 阮兆輝

    img
    img


收到⾹港電影資料館的消息,知道會在近⽉放映幾部電影紀念去世了的童星, 節目的客席策劃阮紫瑩更邀我執筆,寫⼀點這幾位當年神童的⼆三事。難得的是除了阮兆開是我兄長之外,其他三位我都⼗分稔熟,所以責無旁貸,將他們⽣平點滴與⼤家分享,以此向幾位致敬及懷念。

阮兆開

兆開(1940-1994)是我的哥哥,現在卻要稱為先兄了,他在1994年便因食道癌離開了我們。他的去世對我來說產⽣了影響⼒,⼀就是不敢再吃太熱的東西, 其⼆就是不再相信好⼈有好報,當然我不是以此為藉⼜去做壞事,但⼼裡實在 懷疑所謂報應。我兄長⼀⽣⼈都⼗分有義氣肯助⼈,他在寶源光學廠⼯作了⼀輩⼦,同事的任何事他都很⽤⼼的協助,到頭來卻要捱了⾜⾜半年⾟苦才上路。不過我們雖然知道他⼗分⾟苦,但他⾃⼰則從來未表⽰過「⾟苦」這兩字,不論朋友、同事,甚至親⼈探病,他都有說有笑若無其事,所有⼈都說探病前都⼗分擔憂,愁眉苦臉,探病後則反為釋懷了。 可⾒先兄是個放得下的⼈,他⼗來歲的時候就做了⼀個關係⼀⽣的決定。他因不想兄弟⼆⼈做同⼀⾏業,萬⼀該⾏業遇上不景氣,豈不是兩兄弟⼀同受影響 嗎︖於是他就不做童星,毅然入⼯廠從散⼯做起,但後來我才發現他這決定是錯的。如果他繼續從事藝術⾏業,他的成就會在我之上,因他⼗分幽默,常常 ⼀句話甚至才說⼀兩個字,便會令⼈捧腹⼤笑,⽽且不落俗套。唉!可惜可惜。

蔣桂林

蔣桂林(1942-2015)與我是在⾏內少數的好朋友。我們七、八歲就在⽚場認識,⼀齊拍電影《⽗與⼦》(1954),他就是演那個⼗分沙塵的有錢仔。⼀兩 年後忽然不⾒了他,後來在他母親卿姨梁淑卿女⼠的⼜中才知道,他因與後⽗ 導演謝虹不和,隻身赴廣州投靠他的⽣⽗,他⽣⽗蔣世勳先⽣也是名演員。回去後便在廣州巿劇團練功及演童角,名劇《拉郎配》劇中的⼩童角⾊便是由他 開山的︔後來我演《拉郎配》時,也全靠他將開山時的演法給我指⽰。他回⼤ 陸後,我與他便斷了來往,連書信都沒有。事隔⼆⼗餘年,有⼀天賢叔何賢先⽣帶我們到珠海賓館開唱局玩兩天。到達賓館安頓了房間後,忽然有位經理跟我說,輝哥,有位姓蔣的找你,他⼀會便到。我⾺上想起他,便問那位經理是不是蔣桂林,他竟然說不是,是蔣平,我不禁⼗分失望。後來,他到了,⼀⾒之下差點抱頭痛哭,隔世重逢,他在⽂⾰期間也受了不少苦難。後來他再回港 發展,⼀直在各⼤劇團演出,直到離世。可惜,他是⼀位很好的綠葉,也是⼀位很好的導師。

⼩麒麟

⼩麒麟(1946-1987)乳名叫蘇蝦,我們都尊稱他蘇蝦哥。他是我輩的⼤哥哥,年紀雖不是距離很遠,但他的本事比起我好得多,又會演戲,⽽在台上筋⽃翻 得⼗分衝及漂亮,靶⼦亦很穩。⼀般⾼個⼦,⼤多數都只有⼀兩種筋⽃能翻得較好,其他都不甚佳,但他可算件件皆能。他為⼈很直,記得在⽚場的時候有 ⼀趣事,他拍戲拍到半夜睡著了,有⼈⽤⼀杯暖茶倒在他的褲檔⼦,他醒來時嚇了⼀⼤跳,以為⾃⼰「瀨尿」,又不敢說給⼈聽,但服妝是連了戲的,他又 不敢換,這晚真不好受。為了這件事他⼀直都給⼈留為笑柄,但他卻不以為意, 胸襟甚廣。但可惜在⼀次⾺來西亞之⾏,乘坐友⼈的⾞去打獵,⾏至⼠林河附 近發⽣⾞禍,他便離我們⽽去。他⼀向很相信風⽔⾯相等等的術數,但他卻未能逃過⼤限,真是粵劇界的損失。再者他哥哥⽺牯仔也是武⾏中的⾼⼿,不幸也是英年早逝,⾔之使⼈傷感。

林錦堂

林錦堂(即林錦棠,1948-2013)是與我同期踏台板的⼈,他比我少⼀歲,⼀向以扮相英俊,北派武場了得,還擅打脫⼿;年青時是我們⼀輩最早⾛紅的⼀位,在⼤班演⼩⽣也好,⾃⼰領軍也好,都⼗分受歡迎。他在神童時代拍了不少電 影,最為⼈津津樂道的要數前輩⼤麗姐余麗珍女⼠主演的《蟹美⼈》 (1957),他與李紅棉飾演蟹仔蟹女,也參加了⼀陣⼦神童班演出。細麗姐吳 君麗女⼠的麗聲劇團也曾聘他擔任童角,唐滌⽣先⽣的名劇《雙仙拜⽉亭》裡 的六兒就是堂哥開山的了。他是我輩童伶中較為有別於我們的,我們是所謂「唔窮唔學戲」,但他則是少有的有錢仔學戲、番書仔學戲。他的家境較富裕,⽗親林成先⽣可算有錢有⾯,所以在我們⼀輩窮⼩⼦眼中很是覺得他與眾不同,真是既羨慕又妒忌。但他事業是靠⾃⼰⼀⼿⼀腳建⽴起來的,歷任⼤龍鳳、頌新聲劇團的⼩⽣,後來又與梅雪詩合作慶鳳鳴劇團,在南丫島榕樹灣⼀⼜氣直落演了⼆⼗年天后誕,真是粵劇界的⼀個紀錄。如果不是他離世,相信還⼀直演下去呢!不過他雖然⾛得突然,但也是很有福氣,因為不⽤受痛苦,但也令粵劇界⽂武⽣陣營少了⼀員健將。

* 鳴謝:香港電影資料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