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「眾星拱照阮兆輝粵曲演唱會」場刊 (1994年)

前 言

阮 兆 輝

img
這個「個人演唱會」其實應該是在去年舉行的,因為去年是我踏上舞台的四十週年,正好做一個段落式的匯報,不管是對曾向我口傳身授的老師,或是並肩作戰的益友與及一向支持及鼓勵我的觀眾。 我都想知道他們是否滿意我四十年來在「唱」方面的水平,有沒有負了他們殷切的期望。

但去年我因在四月四日晚上一場武打戲令頸部受了重傷,當時半身不遂,使個人的人生信念受到很大考驗,猶幸當時我身邊的好友,他們對我的關懷愛護, 才令我回復信心,經過短時間的休息,及大半年有限度的演出後,我在台上的活動已復原十之八九了,一切既已回復正常,那麼這個匯報式的個唱計劃又重復在我腦海湧現。

於是坐言起行,馬上與各方面進行接觸,當取得這個檔期時,已是復活節假期了,不過盡管一切都非常倉卒,但在好朋友們的支持下,終可如期舉行, 連一向不在任何演唱會露面的逑姐都一口答應,真是令人喜出望外,由於各位演唱嘉賓均是第一時間答應演出,故此陣容方面不消半天便可落實。各位的抬舉,令我不勝感動,故要再三在此稱謝。

看了嘉賓名單後,相信會令人大惑不解者是劉千石兄出任司儀,其實劉兄是我七零年代時期「香港實驗粵劇團」的拍檔,他是音響負責人,也是粵劇發燒友,更是我私底下的好朋友,他在立法局中的發言及雄辯,觸發起我的靈感,於是馬上情商他出任司儀,這個政界大忙人更即時肯首拔刀相助,料必令這兩晚生色不少。

戲曲演員必須具備「聲、色、藝」三個條件,首要的便是「聲」,但我有的是一把天賦不足的嗓子,在七一年「天聲唱片公司」,透過蘇翁兄邀我灌錄唱片,當時我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受寵若驚之餘便努力學習及鍛煉,心想絕不能令人失望,如果說我以先天的破嗓子磨勵到今天稍有成就,是個奇蹟的話,那麼,一直支持及維護我的「天聲」老闆娘文嫂便是一位奇蹟創造者。 從合作開始,不論發生任何事故,公司永遠都與我站在一起, 其中有一些寫不出來的事件令我深深的感動,所以我與「天聲」的合約是永遠的,除非 ... ...

這次,也許有人認為我不自量力,但在某方面來說這個演唱已是來晚了。幾位一直鼓勵我不要因嗓子差而氣餒的恩人如文嫂、前輩女文武生劉彩虹女士、我的授業恩師麥炳榮先生, 他們都已離開了這個世界,但願他們在另一空間也能接觸到這演唱會,讓他們知道當年常因嗓子沙啞被「柴台」的小伙子,今天終能站在「文化中心音樂廳」開個人演唱會, 而且這還只是一個段落,一個里程,我還會繼續努力去追求進步,這是我的承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