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「眾星拱照阮兆輝粵曲演唱會」 ( 1996 )

前 言

阮 兆 輝

img
記得先父在他五十歲時寫了一首感懷詩,其中一句是 :「百年半向苦中行。」

當時我覺得非常奇怪 ? 因為先父是個十分容易滿足的人,為何會寫出這類句子,但想到他的前半生,的確是苦得很,由稚年的反清革命開始, 以至軍閥割據,土匪搶掠,大大小小的內戰,一直到一九四八年在港定居,才算緩過一口氣來。

由此我漸漸覺得自己實在經已身在福中。雖然我的童年也好不到那裡去,但每次都能渡過難關,像我隨父母舉家來港時,因大戰過後,人浮於事,幾弄至饔飧不繼,幸好到了一九五三年, 我考進了永茂影業公司,一直便在電影界工作,同時也踏進了我最愛、最醉心的行業 -「粵劇界」。

世上有幾個人能夠 「想做個樣就做個樣」? 而我卻幸運地達到這個目的。

「戲曲」是一門很深奧的學問,愛好了她就等如上了煙癮一樣很難戒掉,反而會越愛越深。 近十幾年間真是迷到不能自拔的程度。人人說:「做個行厭個行」,在我來說全無這種感覺。 每當有演出時,我在進了後台之後,便覺得十分滿足,一切像在享受,包括化裝、勒頭、穿戴等等。 很多人都不了解我為何每次穿上服裝,都會對著鏡子左看右看,做完這個動作,又做那個動作,演了半輩子戲,就活像一個戲迷新穿戲服似的,套句俗語就像「前世未做過戲」。 如果真有神能主宰世界的話,我將不假思索求衪與我簽上一紙十輩子也是做戲曲演員的合約。

最後感謝今次演唱的嘉賓及台前幕後的工作人員,更感謝李龍今次擔當司儀之職,如果他不是定了二月三日開演唱會,我一定在此與他合唱一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