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站主頁
logo-mini


梨園耕作梨 奴 筆 翰

懷念風骨清高的:熾叔 ( 1998年 )

阮 兆 輝

img
一位瀟灑飄逸的名士,已捨我們而去,哀哉!熾叔的駕鶴登仙,除了令我們悲痛,悼念外,還給我們"又少了一簿字典"的感覺。 我尊敬熾叔,並不單為了他的身份、名氣、藝術,最主要的,便是熾叔的學養,藝術良心及藝術操守。私底下,熾叔平易近人,是位忠厚的長者,但對於藝術方面,則堅守原則。 他曾經為短短幾個音符的前奏,拂袖而行, 捨棄了收入頗豐的風行唱片公司音樂領導的職位,充份表現出他明確認識、尊重、堅持傳統的藝術路向,絕不肯為五斗米而折腰,亦不肯隨波逐流。 他對任何傳世作品,絕不苟且了事,如果,每一位藝術界的朋友,都如熾叔的"藝術操守",則粵曲藝術的中興便指日可待了,可惜現在帶動潮流的是闊太,外行影響內行,一般梆黃也要寫簡譜,唱的要照譜唱,伴奏的要照譜伴奏,熾叔生前是最反對這些的,他曾對我說: 「我們可否搞一個唱局,唔睇曲,唔睇譜呢?」當時我第一個贊成,可惜為口奔馳,拖延了一段日子,令他老人家不能如願,想到此事我一直耿耿於懷,希望熾叔在天之靈原諒我這懶散的晚輩。

熾叔堅守藝術原則還有下列兩個例子,他奏《小桃紅.大調》時,那空了一板一叮必不加音樂,因為原來的調譜特色便是這些,誰不曉把它填滿? 為甚麼前人不去填滿它,所以熾叔奏的《小桃紅》一直不肯從俗。

另一例子便是《雙星恨》,其中:合乙上尺反上、合乙上尺反上、合乙上尺反上乙士……,現在因唐滌生先生在《牡丹亭幽媾》裡填著: 夜半書齋欠奉茶,莫借西廂送藥茶,將音樂改為:乙上尺反上乙合、乙上尺反上乙合,將樂句的一頓押在"合"字,而非原來的"上"字,熾叔認為違背了原作者的意思,所以他也堅持照舊,除非是拍和,因為拍和則要照詞也要和著演唱者,是以他對演奏與拍和界限分得很清楚。 拍和時絕不喧賓奪主,這也是藝術上的道德。

再者我要在此替熾叔澄清一事,相信很多行家會聽過:"大牌盧家熾"這個綽號,早說過熾叔平易近人,又為何有此綽號,原來"大牌"二字是指熾叔平日演奏及拍和時必然是穿禮服或筆挺的西裝,甚至在酷熱下走進砂泥滿地的片場他也一樣執正服飾,一絲不苟,絕非說熾叔驕傲。

最後謹以蘇子瞻的一首《卜算子》,以至敬至誠之心悼念及形容熾叔的藝術風骨:
缺月掛疏桐,漏斷人初靜。時見幽人獨往來,飄渺孤鴻影。
驚起卻回頭,有恨無人省。揀盡寒枝不肯棲,寂寞沙洲冷。

一九九八年八月卅日凌晨三時敬書